盜夢人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>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信物

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信物

    那慶猿族人驚訝歸驚訝,心中卻是一橫,眸中閃過一絲厲色。

    若是在力量比拼上自己都輸了,那可就把他們一族的臉面,丟了個干干凈凈,自己也無臉面回去見族人了。

    只聽其口中一聲暴喝,雙目之中血紅光芒一亮,頭上兩道尖角驟然延伸許多,身上肌肉也開始快速墳起,一條條青筋暴漲,整個身形再次暴漲一倍。

    “給我去死……”

    慶猿族人口中一聲暴喝,巨大的拳頭向下猛然一壓,拳端之上竟然有絲絲縷縷血紅色的霧氣溢出,當中蘊含的力量竟然爆漲了十倍。

    韓立被這股巨力一壓,身子也是不由向下一矮。

    但緊接著,他雙目之中電光再次一閃,已經深陷地下的雙腳猛一蹬地,驟然發力之下,整個人如同一柄雷矛一般直射而上,竟然直接撞開了慶猿族人的拳頭。

    其身形一閃之下,驟然來到了高空之中,雙臂一展,竟是如鷹隼展翅一般張了開來。

    下一瞬,九天之上雷聲大作,一片銀色雷電如暴雨一般傾瀉而下,其中更有一道龐大無比的身影俯沖而下,直接撞向了那名慶猿族人。

    其方才被韓立一撞,剛剛站穩身形,就看到頭頂上方一頭體型巨大的銀翅雷鵬,如山岳一般傾軋而下,帶著雷霆之勢直接撞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轟”

    這一擊,勢大力沉之余,更伴隨著陣陣強力雷電,那名慶猿族人直接被撞翻在地,周身遭到萬道雷擊,渾身上下皮開肉綻,處處焦黑。

    其整個人就這般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,四肢動彈了幾下似想要掙扎,卻根本無法動彈了。

    韓立在釋放出這一擊后,身形驟然一縮,瞬間恢復了人形,在一片電光閃動之下,退回了自家獸車旁,面無表情地看向那倒地不起的慶猿族人。

    只見那廝雖然渾身上下血肉翻起,看著好像傷勢不輕的樣子,但實際上卻并不嚴重,由此便也可以看出,這一族群體魄之強悍了。

    韓立本也沒有要取他性命的意思,眼下讓對方足夠狼狽,也就已經足夠了。

    那慶猿族人掙扎了片刻后,身上那股麻木之感才稍稍褪去,他緩緩從地上的陷坑中坐了起來,再望向韓立這邊時,眼中那份輕蔑之意,已經蕩然無存了,取而代之的是震驚和無法置信。

    “痛快,痛快!”

    “這家伙之前不是挺囂張的嗎,現在怎么囂張不起來了?”

    “我說這位雷鵬族前輩實力強大又為人低調,看來是位不出世的高人,也不知是族內哪位長老?”

    周圍眾人見狀,先是愣了片刻,隨即爆發出一陣呼喊,竟是紛紛喝起慶猿族人的倒彩來,望向韓立的目光中,則滿是崇敬之色。

    桑圖和云豹更是滿臉興奮之色,看向韓立的目光都變了,之前心中對韓立的些許不滿早已蕩然無存。

    顯然在他們看來,能夠如此輕而易舉的將**荒族中以力量著稱的慶猿族人打的半晌爬不起來,足以顯露出他的不凡。

    韓立見對方沒有再動手的打算了,這才施施然轉身,朝獸車上走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時,眾人喝倒彩的聲音戛然而止,韓立也是眉頭一皺,轉身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只見城池門洞里面,走出來了另一個身著赤銅鎧甲,卻裸露著小半邊身子的慶猿族人,其身形比之前那個還要大上一圈,身上氣息更加沉穩,至少堪比太乙巔峰修士。

    “慶杵,你個廢物,真是丟我們的臉。”那人開口,嗓音沙啞說道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滾!”

    被叫做慶杵的慶猿族人話還沒說出口,就被那人一巴掌扇了過去,直接翻滾著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慶杵的哥哥,那人莫非是慶猿一族新晉出現的血種?”周圍一陣騷亂,有人驚訝道。

    “沒錯,那人一定是近百萬年來,朱厭血脈最純正的繼承人慶典,也是慶猿一族板兒上釘釘的下一任族長。”又有人驚叫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這下可有好戲瞧了!”

    “噓,輕點,據說此人脾氣可不太好,如果不想被殺,就悠著點。”

    韓立聽著周圍的嘰喳亂語,眉頭不禁緊蹙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那弟弟雖然是個廢物,可也不是誰都能打的。既然他找不回我們慶猿一族的面子,那就由我這個當哥哥的來找。說說吧,你想分勝負,還是想分生死?”慶典神色默然,問道。

    韓立心中郁悶,這打了小的,來了大的,一會兒打了大的,不會又招來老的吧?

    自己可是有正是要辦的,可受不了此番沒完沒了的糾纏。

    “算了,直白點說,你想怎么死?”眼見韓立不說話,慶典又補充道,雙臂肌肉一陣絞緊,虬筋暴起。

    韓立一聽此言,雙眼微微一瞇,神色驟然轉冷。

    其負手而立,衣袖之中掌心“滋啦”作響,一道道細小的銀色電弧跳動不已。

    周圍眾人此刻已經徹底安靜了下來,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這兩人身上,想要看看那個傳聞中的慶典,究竟能夠幾招擊殺眼前這個雷鵬族子弟。

    桑圖和云豹二人更是連大氣也不敢喘一口,腦門上冷汗直冒,似乎在猶豫要不要趁現在的機會轉身而逃。

    畢竟在他們看來,韓立雖強,但卻決然不是眼前這個慶猿一族下一任族長的對手,自己這兩個小族若是觸了霉頭,怕是要吃不了兜著走。

    就在城門前氣氛劍拔弩張,沖突一觸即發的時候,一聲清脆的叫聲,忽然打破了原本的局面:“咦,哥哥,這不是石頭哥哥嗎……”

    韓立一聽到這個有些熟悉的聲音,先是一愣,隨即朝門洞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一個身穿雪白短裙,體態輕盈的俏麗少女,正一步并做兩步,朝著這邊跳躍而來,其絕美無暇的臉頰上,仿佛天然帶著幾分魅惑之氣,令在場眾人全都不自覺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饒是那慶典,在目光落到少女身上的瞬間,也有些挪不開了。

    然而,那少女眼中卻是光芒奕奕,滿是純真笑意,一雙眸子里全是韓立的倒影,根本容不下周遭任何一個人。

    “樂兒……”韓立眉梢一彎,笑著叫道。

    下一瞬,一陣香風撲鼻而至,韓立的懷中已經多出來一具柔若無骨的纖柔素體。

    周圍眾人看到這一幕,一個個雙眼幾乎噴火,對韓立嫉妒到了極點,方才因為他擊敗慶杵產生的些許好感,瞬間清零。

    這少女自然不是別人,正是當年在靈寰界,和韓立相依為命的小狐貍柳樂兒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怎么會來這里?你來也不和我說一聲,我好去迎接你啊!”

    “方才我在城里就察覺到了你的氣息,只是若隱若現的,我都沒法確定,也是抱著僥幸的心態過來一看,沒想到真的是你。”柳樂兒分外激動,說話的語氣都顯得十分急促。

    韓立握著她的肩膀,將她稍稍推開幾分,上下打量了一下后,點了點頭,笑著說道:“真的是長大了,再不是以前那個騎在我脖子上的小姑娘了……”

    柳樂兒聞言,想起當年往事,忍不住俏臉一紅。

    這一幕,落在眾人眼中,更是令他們眼神迷醉,這少女明明未曾施展什么魅惑之術,卻仍是令他們如飲仙釀,心神蕩漾不已。

    “哪里來的小丫頭,趕緊給我讓開。”慶典愣在原地片刻,將心中念頭壓下,怒喝道。

    韓立聞聲,心中也多了幾分火氣,平白無故被挑釁不說,擋在這里半天,只會招來更多人圍觀,一旦有大羅級別的家伙出現,他的身份就鐵定藏不住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打算上前解決掉這里的麻煩時,柳樂兒忽然伸出一只纖纖玉手,挽住了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而后,其越過韓立來到了他的身前,沖著慶典翩然施了一禮。

    “閣下是慶猿族的道友吧?這個東西閣下該認識吧。”柳樂兒一語說罷,手掌一翻,掌心中便多出一塊巴掌大小的圓形鱗片。

    她揚了揚手中的東西,讓慶典看得清楚些。

    韓立目光一掃,便看到那鱗片通體雪白,表面還生有一層層水紋印記,眉頭不禁微微一挑,眼中露出幾分驚訝神色。

    他發現,當年離開歲月塔秘境之后,利奇馬分別時送給他的東西,和此物竟然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不僅是他,周圍更多人在看到此物,并認出此物之時,紛紛躬身行禮,更有甚者直接趴伏在了地上,行起了叩拜大禮。

    這讓韓立心中更是驚訝萬分。

    “此乃真靈王的信物,你如何會有?莫非……”躬身之后,慶典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小女正是天狐族人。”柳樂兒粲然一笑,說道。

    “樂兒,此鱗片是何物?怎么看起來十分珍稀的樣子……”韓立傳音問道。

    “哥哥,這化羽鱗乃是真靈王獨有的信物,當世不過七片之數,其代表的是真靈王的信任,我們天狐一族追隨真靈王,日久功高,才得以獲賞一枚。老祖偏愛于我,便一直讓我帶在身上。”柳樂兒傳音解釋道。

    韓立聞言,心中更加疑惑,如此重要的東西,利奇馬怎么會轉送給自己?

    :。:

2019春节大乐透停售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