盜夢人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神農小醫仙 > 第三千三百八十四章 花花

第三千三百八十四章 花花

    梁飛也對這個女孩有了興趣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以為她會離開的時候,她卻不死心的還要賭石。

    大家完全沒有想到,小姑娘會如此的有魄力。

    梁飛一臉驚訝看向對方。

    小姑娘臉上沒有一絲的笑意。

    梁飛身邊的幾個人開始議論起她來。

    “我說,這女孩一定是哪個富豪的小三,不然,以她的年紀,以她的資質,哪有錢來賭石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一定,我看這小姑娘不像是個生意人,應該是個富二代吧,你看她長的這么美,皮膚那么白,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閨女。”

    大家對眼前的小姑娘很是好奇,紛紛議論著。

    梁飛卻不以為然,在他看來,小姑娘應該是自已做生意的,因為在她的臉上,梁飛看出一絲淡定,是很多人所沒有的。

    至于小姑娘為何賭氣似的賭石,梁飛也能想像的到,應該是她受了委屈,又或者是失戀了,不然的話,以她的性格,又怎么會一賭再賭。

    后來,她一連賭了幾塊石頭,結果卻有些差強人意。

    她一個小姑娘哪里懂得賭石。

    她只是隨便拿了幾個石頭,刷卡后,直接切石頭。

    切開后,她甚至連看也不看一眼,繼續再去拿。

    總之,小姑娘不是為了賭石而來,應該是為了賭氣而來。

    最后,她深吸一口氣離開了。

    在小姑娘賭石的過程中,大家都沒有賭石,一直看著小姑娘。

    直到她離開后,眾人便對她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“我在白玉哲賭了十幾年的石頭,還從沒有見過這樣有魄力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,這小姑娘也太酷了吧?一會功夫花了上百萬,就是圖一樂。”

    梁飛用透視眼看向外面,只見小姑娘并沒有離開。

    而是蹲坐在門口大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梁飛可以看出,小姑娘很傷心。

    方才他就在想,小姑娘這樣賭石一定是心中有事。

    現在看來,還真是如此。

    梁飛離開賭石中心,來到外面。

    他從口袋拿出紙巾,遞在女孩手中。

    女孩這才抬起頭,看了一眼梁飛,一把搶過紙巾,擦拭著淚水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賭石不是你這種小女孩玩的項目,我看你還是早些回去吧,以后也不要再來玩了。”

    梁飛小心提醒著。

    小姑娘抬起頭看了梁飛一眼,二話不說,鉆進梁飛懷里。

    梁飛被驚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整個人呆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他也算是見過世面了,也見過不少的小姑娘,可是像眼前這種女孩的還真是少見。

    這里不是國外,禮儀還沒有發達到這個地步。

    梁飛尷尬一笑,小聲說道:“我說小姑娘,你這是怎么了?若是有心事的話,可以回家找你媽媽。”

    梁飛也不知自已是怎么了?應該是太過緊張了,居然說出這么蠢的話出來。

    小姑娘連連搖頭:“大哥,我失戀了,我心情不好。”

    梁飛嘴角帶著淡淡的嘲諷:“你看你這點出息,不就是一個男人嗎?沒了,大不了再找,你至于嗎?你看你,哭成這個樣子,為了一個男人,一會功夫花了上百萬,值得嗎?”

    梁飛好心提醒著小姑娘。

    梁飛是個超級直男,完全不懂怎樣哄小姑娘。

    只是在他看來,既然不愛了,大不了就放手,何必一直為了一個不懂得珍惜的人而傷心難過。

    而且還么廢錢。

    小姑娘為了能發泄心中的情緒,一會功夫花了上百萬,真心不值。

    還別說,小姑娘聽到這里,眨巴著雙眼看向梁飛,居然笑了。

    梁飛驚訝的看向小姑娘。

    他完全不懂這是什么操作。

    方才還一直哭泣的小姑娘,此時卻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她的心也太大了吧?

    方才還不是一直哭著說自已失戀了,自已有多難過,這會已經雨過天晴了,像個沒事人。

    她重重的點頭,一臉自信的看向梁飛:“大哥,你說的對,你說的很有道理,我怎么沒有想到,走,我們去吃飯。”

    “吃飯?”

    梁飛呆愣在原地,呆傻的看向對方。

    梁飛心想,現在的年輕人都怎么了?變臉的速度也太快了吧。

    女孩癡癡傻傻的看向梁飛:“是呀,吃飯,我已經兩天兩夜沒有吃過飯了,太餓了,陪我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說著,不管梁飛同不同意,直接接著梁飛的手離開了。

    梁飛今天推掉了所有工作,為的就是能痛痛快快的賭石,不曾想,自已的正事還沒有完成,就被這小姑娘帶走了。

    梁飛見小姑娘長的還比較漂亮,再加上,也是個活潑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罷了,罷了,既然對方如此盛情款待,他只好跟著小姑娘一同前行。

    梁飛上了小姑娘的車才發現,她真心是個有錢人。

    開的車子是一輛限量款的車子,價格在幾千萬以上。

    上次車展的時候,梁飛也看上了這輛車子,他正準備付錢時,卻發現,車子已經被買走了。

    梁飛一直認為,這輛車應該是被一個中年男人買走的,而且是個暴發戶。

    因為這款車子太高調,開在大街上,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,這是一輛豪車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叫花花。”

    “花花?你是做什么生意的?”

    梁飛很是好奇,這樣有錢的小姑娘究竟是做什么生意的,就算她不做生意,相信她爸也是個有錢人。

    花花吃著泡泡糖,吹了一個大大的泡泡,樂呵呵的說道:“呵,做生意,我當然不是做生意的,我一個女孩子家做什么生意。”

    梁飛看向眼前的女孩,簡直顛覆了自已的三觀,話說,這是一個剛剛失戀的小姑娘,方才為了失戀一直,還一直哭著叫著。

    此時的她卻相當的淡定,完全忘記了方才發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不僅一直與梁飛說笑,上車后,還聽著相聲,一上被相聲中的包袱逗樂。

    “花花,你不做生意,一口氣花了上百萬賭石,還開著如此豪華的車子?難不成,你的錢是搶來的?”

    梁飛半開玩笑的說著。

    不曾想,小姑娘卻連連點頭:“哈哈,大哥,你還真說對了,我的錢還真是搶來的。”

2019春节大乐透停售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