盜夢人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太古龍帝訣 > 第四百八十章 伏魔宮長老

第四百八十章 伏魔宮長老

    第四百八十章  伏魔宮長老

    “既然我出現,那你就把人頭交給我吧!”魔尊行抬起頭來,那雙漆黑卻散發著冰冷至極的瞳孔,直接落向了葉默而來,淡淡的聲音,輕輕吐出。

    話音一落間,魔尊行就沒再留手,腳步超前踏出之間,直接是一掌重重得朝著葉默的頭頂上怒蓋而下。

    轟。

    頓時,洶涌的暗灰魔光,便是轟然席卷而來,周遭空間,都是引起一番劇烈的震動,一道道能量漣漪,瘋狂得向四周擴散了出去。

    見狀,葉默臉色立即變得前所未有的沉重,劇烈掙扎之間,卻發現四根光柱竟是波蕩開來一種極為詭異的力量,葉默的掙脫越大力,那束縛而來的力量也在變大。

    “該死!”

    感應到這里,葉默面色一急,旋即就欲再次動用那血魔古鏡的力量,雖然說如今他的身體已經被摧殘得遍體鱗傷,再次動用血魔古鏡會讓他陷入更為慘烈的傷勢之中,但此行此景,若不動用血魔古鏡的力量,這條命怕是就沒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葉默便是咬了咬牙,旋即心神就欲再次去催動那血魔古鏡,然而就在這時,一道璀璨的紅光,卻是陡然間疾射而來,最后狠狠得與那暗灰魔光碰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霎那間,低沉的爆炸之聲,立即在場中響徹而起,北荒山的眾人,面色也都是一怔,旋即眼神便是迅速得看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們卻是見到,在那兩道狂暴能量碰撞之間,洶涌的風暴,立即向四周席卷開來,整片大地,在這沖擊之下,立即崩塌了下去,道道深長的裂紋,也是快速蔓延開來。

    沙塵紛飛,無數亂石都是被卷刮而起,最后在空氣之中被攪碎,化為了漫天飛灰消散在了空氣之中。

    看到這里,所有人的神色,都是有些震動,目光都是一眨不眨得盯向了場中,在那里,隨著狂風的席卷,那大片的沙塵,也是迅速得被吹刮開來,旋即一道身穿紅衣的女子,便是緩緩浮現而出。

    女子身材高挑,容貌精致,雙眸之中,平靜如水,卻奇異的有著一種特殊的嫵媚流露而出,只是在這嫵媚之中,卻透露著一種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。

    女子一出現之時,那蕩漾在四周的魔光,就盡數被震散開來,唯有一種強橫到極致的紅光,還彌漫在了空氣之中。

    看到這道女子身影,北荒山的眾人,竟是在陡然間安靜了下來,旋即一道道瞳孔劇烈收縮之間,倒抽冷氣的聲音,便是連綿不斷的響徹而起。

    “凌…凌書寒?”

    此刻,無數道眼神,紛紛都是落在了葉默身前的女子身上,旋即一種嘩然沸騰之聲,便是在這黑壓壓得人群之中,迅速得席卷開來。

    “凌師姐來了!”

    陳玄蕭云長以及簡凝,臉上立即浮現出一抹狂喜之色,伏魔宮頂尖弟子第一是魔尊行,但在羽化宗要說所有弟子第一人的話,那無疑便是凌書寒,無論是在實力上,還是在威望上,都是無人可匹敵的存在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這東州之上,一些大勢力的老一輩,在遇上了凌書寒,都不敢有絲毫的小覷,雖然為女流之輩,但后者的實力,卻是讓得他們深為忌憚。

    此刻,就連封青以及程語蝶等東州年輕一輩頂尖者,臉色都是有些動容起來,能讓他們深為忌憚的,除了眼前的魔尊行之外,就是眼前的凌書寒,后者的天賦以及實力,可是壓得東州無數天才,都是有些喘不過氣來。

    很快的,凌書寒的目光就投向了后方的葉默而來,那張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面容,卻是在這一刻露出一抹淺笑。

    “干得不錯,沒丟了宗門的臉!”凌書寒沖著葉默輕聲一笑,道。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話音一落間,凌書寒便是屈指一彈,一道奔騰的璀璨紅光,立即就此射出,最后狠狠得砸在了那四根光柱的其中一根上。

    隨著一道低沉的悶聲響徹,那根光柱直接被射爆開來,整個囚牢就徹底得崩潰。

    “剩下的就交給我吧!”

    凌書寒淡淡的聲音輕輕吐出,旋即方才轉過頭去,那種美艷的容顏之上,緩緩浮現起一抹冰冷的寒霜,顯然在這一刻,凌書寒也是有些動怒起來。

    “凌書寒,你終于出現了!”

    看到凌書寒的出現,魔尊行的臉上,也是浮現出了一抹猙獰之色,他倒是沒有料到,出去執行隱秘任務的凌書寒,竟會在這個時刻出現。

    “魔尊行,你若是想動手,我來陪你如何?”凌書寒淡淡一笑,潔白的玉手輕握之間,一柄紅色的長劍,便是出現在了她的掌心之中,一種初露鋒芒的凌厲波動,立即隨之蕩漾開來。

    聞言,魔尊行的臉色立即陰晴不定起來,凌書寒的實力不比他弱,若是動起手來,誰勝誰負終究還很難說。

    “桀桀,想動手的話,東州大比之上,會跟你較量的!”

    魔尊行陰冷的聲音輕輕吐出,旋即便是抓起刑天的身子,猛然暴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傷了我這么多宗門弟子,刑天的命怕是你帶不回去了!”

    見到魔尊行打算帶走刑天,凌書寒的臉頰上,立即更加冰冷起來,葉默辛辛苦苦方才將刑天打得只剩一口氣,若是這么簡簡單單得就被魔尊行,那豈不是都白費了。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霎那間,凌書寒美眸之中,就閃爍開來一種寒芒,旋即蓮步點踏而出間,嬌軀立即化為一道虹光疾掠而出,猛然沖向了魔尊行而去。

    “凌書寒,你當真以為我怕你嗎?”

    感應到后方疾掠而來的嬌軀,魔尊行臉上立即浮現出一抹震怒,轉身而來之時,一種陰寒緩緩浮現而出。

    “刑天我是不會讓你那么容易帶走的!”

    凌書寒冷漠的話語輕輕吐出,旋即紅色長劍輕彈之間,一種琉璃波光,便是流淌而下,整支長劍,便是在這一刻波蕩開來一種狂暴的波動。

    嗤。

    下一刻,凌書寒嬌軀展動間,猛然一劍劃出,紅光乍現,一道狂暴無匹的劍氣,便是撕裂空氣,帶起一種令人心悸的波動,轟然砸向了魔尊行而來。

    見狀,魔尊行臉上立即浮現出一抹猙獰之色,手掌曲攏之間,滔天的暗灰魔光,便是瘋狂得匯聚起來,那般模樣,顯然是準備要與凌書寒大戰一場了。

    然而沒待魔尊行有所出招,空氣之中卻是陡然扭曲了起來,道道漣漪波動擴散而出間,一道蒼老的聲音,卻是緩緩得傳開。

    “好一個霸道的小娃子啊,看來羽化宗這些年還真當自己是這東州的霸主了啊!”

    蒼老的話語,陡然在這片天際上傳開,而后所有人就清晰得見到,在魔尊行的身旁,一道身穿玄色衣袍的蒼老身影,緩緩得浮現而出。

    老者身形佝僂,體型瘦弱,看起來仿佛是年壽將近般,但當老者出現之時,這片空間,就仿佛靜止了下來般,一種難以言喻的恐怖氣息,立即隨之彌漫開來,令得在場的所有人,都有著一種想要匍匐在地的沖動。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下一刻,老者屈指輕彈,一道灰色流光射出之間,就直接與那紅色劍氣碰撞在了一起,低沉的爆炸之聲響徹間,那道紅色劍氣,就直接被震散開來。

    看到老者如此輕而易舉得就震散凌書寒的攻勢,北荒山的所有人,面色都是瞬間一變,這老者看似瘦弱,但此刻所有人心中都清楚,這老者必然是三聚境的強者。

    老者出現的那一刻,即便是凌書寒,臉頰上都是不禁出現了一抹沉重之色,三聚境的強者,每一位都是擁有著獨霸一方的實力。

    “小娃子,你有點過分了!”

    老者淡淡的聲音輕輕吐出,旋即便是抬起頭來,那雙仿佛即將凹陷下去的雙眸,直接盯向了凌書寒而來,霎那間,凌書寒只感覺周身的空間,都仿佛被封鎖了起來般,一種恐怖到極致的威壓,直接掩蓋而下。

    下一刻,沒待眾人反應,老者便是再次屈指輕彈,磅礴的元力陡然匯聚而起之時,一道奔騰的灰光,便是猛然疾射而出,直接朝著凌書寒的眉心而去,那般模樣,仿佛是要一招將凌書寒射殺在這里般。

    “該死!”

    見狀,凌書寒臉頰上露出浮現出了一抹難看之色,三聚境的強者若是動起手來,即便他處于先天境三重災的頂峰,都是難以抵抗。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這時,一道急促的破風之聲卻是陡然間響起,旋即虹光掠過,一道修長的身影,卻是陡然間快速掠過凌書寒的頭頂。

    “是葉默,那家伙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在看到那道修長身影之后,在場的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驚,然而還沒待他們反應過來之時,葉默眼中卻是陡然閃爍過一抹狠辣的寒光,滿身鮮血的他,陡然雙手張開,滔天的兇煞,立即在這一刻轟然炸開,周遭空間,都是仿佛要被撕裂開來般。

    下一刻,所有人就見到一尊青銅古鏡,立即隨之出現在了葉默雙臂之間,旋即后者幾乎沒待考慮,論起古鏡,就猛然向下方轟砸而出……

2019春节大乐透停售时间